杭州
动漫设计师童真背后是看不见的沧桑
最近,由成都恒风动漫制作有限公司原创的三维高清长篇系列动画《蔬果宝贝》第一系列《蔬果小镇》在央视少儿频道首播。这部52集的动画片将菠萝、香蕉、辣椒、土豆、草莓5种蔬菜水果变成了文武双全的菠萝“小男神”、中国风香蕉姐姐、青色辣椒小子、敦实土豆弟弟和粉色草莓妹妹等5个生活在小镇上的“蔬果宝贝”。

无论是“蔬果宝贝”,还是《大闹天宫》中的“孙悟空”,又或者是穿着制服的“黑猫警长”……人们的童年记忆里多半都有为之倾倒的动漫形象。这些或精美、或卖萌、或搞笑的动漫形象背后,有着怎样一群“父母”?本期“千奇百怪的职业”,带你走近动漫设计师。

1

吹泡泡都“有据可依”

制作一部精良的动画片费时持久,每一处创意与设计,设计师都要深入儿童的世界,细心观察,最终创作出能换来孩子共鸣的作品。

《蔬果小镇》终于在央视播出,导演段蓉杰和他的团队却在忙碌地筹备下一个系列。反复讨论动画片世界观设定、和技术部门沟通场景道具设定、与幼儿园合作进行市场调研……动漫设计师的工作繁忙而琐碎,以至于他下班时,繁忙的成都地铁一号线已空空荡荡。

设计师会参与到动画创作的全过程中,从人物设定,剧情设计,原、动画创作到后期特效合成等,因此一部制作精良的动画片从策划到问世历时4年至5年是常事。

《蔬果小镇》策划项目部组长王一了告诉记者,这个项目早在2011年底就开始筹备,而设计动画的灵感则来源于和小朋友的“亲密接触”。我们常坐在公园或商场的游乐园里观察小朋友们的一言一行。“有次我们看见一个小男孩吹了个很大的泡泡,他对妈妈说,要用泡泡把你包起来……所以我们才有了《蔬果小镇》里‘吹泡泡’那一集中蔬果宝贝们裹在自己的泡泡里在天空飞舞的创作灵感。”
为了更了解儿童心理,团队里不少人还去借了儿童心理学和行为心理学的书来看。不仅如此,团队还与成都市内7家幼儿园结起了“对子”——参与幼儿园的亲子活动,把设计的动漫人物形象或故事初稿带到幼儿园听反馈。剧中五个主角性格各异,“菠萝”上进、“辣椒”果断、“草莓”精致、“土豆”忠厚、“香蕉”精明,可这并不是随意设定的。“设计师们反复与幼儿园老师交谈,把孩子的性格大致分成了5种典型类型,剧中人物在生活中都能找到原型,所以孩子们看了才有共鸣。”成都恒风动漫制作有限公司董事长熊军懿说。

除了人物性格,连主角人数的设定都有讲究。《蔬果宝贝》中有5个主角,并按照3:2的男女比例搭配。“这可不是一个随意的决定,国外动画片中早有惯例,比如《圣斗士星矢》《美少女战士》都是5个主角,经过我们的研究,应该是跟东方人对金木水火土五种自然元素的审美有关,”说起角色设定,王一了已成了半个专家,“不仅如此,经过我们的观察统计,孩子们打堆的时候,最常见的男女比例就是3:2。”

片中5个主角的身材,有些是按照“一头身”(身体为一个头那么大)设计,有些则是“两头身”。对此,段蓉杰解释,在动漫设计中,动漫人物的身材比例要夸张,色彩要鲜亮、识别度高。“这是最基本的原则,针对越低龄的孩子,动漫人物的头在全身所占的比例就要越大。经过我们的调查,《蔬果小镇》播出后,5岁至6岁的孩子普遍喜欢菠萝小子,而3岁左右的孩子却更喜欢草莓妹妹,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相比菠萝小子,草莓妹妹的头更大,造型更夸张,识别度更高。”

2

一颦一笑都有严格参数和流程

对于动漫设计师来说,随意而为只是一个梦想。他们对人物动作的设计与掌控,必须如医生的外科手术刀般精准,才能带给观众完美的体验。

经历1年多完成了角色设定、剧本创作等前期工作,《蔬果小镇》方才进入了动画创作、三维建模等中期环节。入行十年有余的谢海燕是设计师团队中负责动画创作的一名动画师,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工作,便是根据剧本设计动漫人物的一举一动,是动画片幕后的“演员”。“虽然现在三维动画,已经不需要我们像二维动画那样一帧一帧的手绘分解动作了,但是还是要利用调节控制器,调控动漫人物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像传统木偶戏里幕后的提线人。”谢海燕告诉记者,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需要经常对同一个人物动作进行调整,特别是表情控制和骨骼绑定,通过反复的测试和修改,才创造出观众现在看到的流畅的动作效果。

在三维动画还不流行的年代,除了动画师,原画师的工作也很重要。段蓉杰就曾是一位原画师。“我当时的工作就是等动漫人物形象、剧本等都成熟后,根据分镜脚本为动漫人物设计动作。”一个最简单的抬手动作,原画师需要将抬举和落下的动作设计出来、画好,然后由动画师根据起落手的时间,画出这段时间内的若干个分解动作。段蓉杰说,一个持续时间仅一秒的动作,在动画上会分解为12帧或24帧,每一帧都需要一张分解图。“需要创作二维动画时,我们还是这样操作的。”

在不少人眼里,动漫创作非常随性,段蓉杰却说,这是人们的误解。“我们有非常严格的参数和流程,例如,原画师勾勒动漫形象和场景的用笔线条要控制在几毫米之内;上色环节中颜色的色号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动画师在画每一个分解动作时,每张画中同一个动漫形象的大小、比例也不能有半点差池,否则观众在动画片里看到的人物会有抖动或重影……”

3

在趣味中传达文化内涵

在动漫设计师手里,无论人物、剧情、还是动作都要为一个“魂”服务,这就是动漫作品想要传达的文化内涵。如何让它自然而然流淌而出,潜移默化中影响观众?

“不管是美漫还是日漫,都在自己的作品中输出本国的文化价值观,要设计出一部好的动漫作品,一定要有能直击观众内心的文化内涵。”段蓉杰告诉记者,像美国的漫威电影作为美国英雄电影的主要形式之一,便是通过紧张刺激的打斗场面,炫目迷幻的特效情景传达出个人英雄主义、危机意识等美国文化价值观。而反观日本漫画,可口的寿司、华美的和服、漫天飞舞的樱花、随处可见的“泡汤文化”……从饮食到穿着再到日本的日常生活风俗,不显山不露水地完成了对民族文化形象的构建。

“作为国产动漫,我们也要打出自己的文化牌。”段蓉杰告诉记者,正是由于美漫、日漫的强势,让国产动漫“山寨化”严重,不光是“外壳”照抄别人,连“魂”也是抄别人的,“这样的作品对观众,尤其是小朋友有什么益处呢?”

在《蔬果宝贝》中,动漫设计师希望传达“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国学理念,倡导孩子爱护环境、珍惜资源。可是,这部动画片的受众是一群小朋友,怎样才能让他们接受?“设计师设计的人物、环境、包括道具都是从自然中来的,几乎没有现代工业的设定,让孩子们理解保护自然的意义。”段蓉杰告诉记者,设计师几乎都是把这些理念融入到有趣的情节之中。

“由于国产动漫起步晚,动漫设计师应该向国外学习,但千万不能只学表面,甚至还偷工减料,我们应该学习别人的精髓,”省文化厅产业处副处长丁彦认为,目前国内动漫的很多投资方和企业短视,为了赚快钱而催“动漫速成”,技术上粗制滥造,文化上毫无内涵,置观众利益于不顾,“这不利于动漫产业的健康发展。”

而段蓉杰们的理想,则是“做更好看的国产动漫,让它在娱乐之外有更多附加值”。

一个月工作量片里一分半钟

段蓉杰说,很难想象自己居然在动漫行业干了快30年,说着,伸出自己长满老茧的右手,“这只手,在我做导演之前,平均每天要画1500张画,而且是连续一个多月每天工作12小时。”

很难想象,动漫人物漫不经心的一个动作,动漫设计师却要花上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打磨,才能达到观众在动画片里看到的流畅程度。“1秒钟分解的帧数越多,动作越流畅,人物线条越就精致”,段蓉杰向记者解释,“一般24帧是最基本的,而且一个动作通常我们都要修改10次以上。”

一些动漫设计师更是刻苦到了夸张的程度。段蓉杰的徒弟“辉辉”,有一次为了赶一个9秒的动画短片,她向公司申请封闭在家办公,两个月几乎没出门。再次出门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路上行人都穿上了春装,自己还披着冬天的羽绒服……但就是这样一个动画师,一个月的工作量,呈现在动画片上也就1分半钟。“很多人都以为干动漫这行是哄小孩的‘青春饭’,可谁知道一个成熟的设计师都经历了十年以上枯燥的训练,童真背后是看不见的沧桑。”段蓉杰说。
本站编辑:龍之谷
信息来源: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0条评论
 
 
服务热线
官方微信
意见反馈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