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俞巍勇:中国动画还有前途吗?
中国动画诞生距今已有八十多年的历史了,探讨动画艺术及近年动画学科的教育,以及整体动画市场的发展就显的尤为重要。中国动画的前景如何?这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的课题。

有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动漫产业总产值为621.72亿元,2012年为759.94亿元。2013年中国动漫产业规模为870.85亿元,2014年总值超过1000亿元。2015年国内市场电影总票房已破400亿,其中动画电影票房约45亿,占比11%。

为众多知名品牌提供营销管理服务的上海动联文化俞巍勇,出身广告与动画设计师,90年代初期即投身动画设计工作。在上海交通大学与《黑猫警长》导演戴铁郎等从事动画的培训,算是比较早期的动漫教育探索,2003年,上海动联文化发展公司正式成立。“当时起名的寓意也就是动漫文化联合发展的意思。”之后,俞巍勇在上海提出动画职业化立项,制定的考级标准经论证实施成为职业培训的一个职种。

俞巍勇表示,早年中国大陆的动画市场主要以加工为主,自国家2004年出台系列动漫扶持政策以来,越来越多的原创走入了人们的视野。很多喜欢动画的人在从事动画,研究动画,中国动漫也已经从单纯模仿做到了独立原创,并且打破了“动漫只是低龄喜好”的陈旧思路。从《喜洋洋与灰太狼》到《大圣归来》,动画电影成功代表作,也可以看到中国动画正日益市场化成熟化。

那么中国动画真的那么繁荣昌盛吗?中国动画还有前途吗?站在专业人士的角度,上海动联文化的俞巍勇也表达了一些个人客观的看法。

首先,就学科而言,动画作为美术领域独特的一支,中国动画史研究依然处于刚刚起步初级阶段。 俞巍勇认为中国动画能否成为世界动画之林的一枝奇葩,主要看中国的动画理论体系能否建立起来,动画理论能否和创作结合起来。由于一直以来对动画理论研究的不重视,一些人物、事件可能存在根本“无史可查”的现象。 俞巍勇初入行的带教老师都是参与制作《三个和尚》《大闹天宫》的原创工作者,时光荏苒,缔造中国动画辉煌历史的老艺术家们故去的故去,退休的退休,动画历史的亲历者越来越少。大量采访尚且健在的老动画艺术家或他们的后人显得刻不容缓。

其次,就作品而言,我们能够看到越来越丰富的动画作品,各种技能流派的延伸,以及电脑时代的动画迭代表现形式,然而,就好像说起欧美动画,我们第一想起的米老鼠唐老鸭,Q版可爱的形象,流畅夸张的动态表现,说起日系动漫,映入脑海的是那每一帧独立出来都可以成为挂画的精美繁复的画风,连动画培训也分别为日式,美式。中国动画呢?中国动画之魂何在? 目前中国的动画作品中,多少都有着或日系或美系的影子。更多的电视动画片的创意也存在着抄袭的痕迹。在表现形式上,或基于资金或基于人才压力,也不乏粗制滥造之作。虽然数据显示当前的动画作品产量与人才数都大幅提升,但脍炙人口的精品依旧屈指可数。甚至在政策扶持角度,也存在着挂羊头卖狗肉的市场化取向,基于权力资源和利益输送的方向,专业的管理和市场人才得不到可以调动积极性的促进,资源获得者对土地与资金以及优惠政策的使用,往往也得不到对口专用。

然后看人才,目前的中国动画教育市场发展的如火如荼,而俞巍勇看的非常透彻。2000年前,动画教育主要以传帮带形式,因为代加工市场的繁荣,业内人士体系内带教加上大量的实践工作,那时候的动画人才成长的非常迅速,也收益颇丰。2000年后,陆续启动的高校动画教育市场,也开始吸引了不少学生投身到动画这个领域。而与之同步的却是学的人日益增多,就业市场因为专业性面狭窄,反而不甚如人意。俞巍勇也曾经为上海的几个大学教授过一段时间动画专业,相对来说生源日益萎缩,甚至有些院校已经减砍,或者转换到新专业。

更多的是各种冠以游戏和动画的培训班,收罗着对游戏或动画有着热爱,但专业水平欠缺或者年龄学历限制无法进入正规院校学科的社会生源。其中不乏一些鱼目混珠者。游戏动画产业的培训环境可以用混乱来形容。说的更严峻些,培训教育有了传销的倾向。只要给钱就能上,吹的就业缺口和高收入,不菲的学费换来的是就业无门,很多学生甚至直接变成老师,再跟着学校拓展市场带教起后面的学生。俞巍勇说,那些梦想着通过培训进入动画高薪市场的学员们可能不知道的真相是,目前动画市场的岗位收入其实与20年前无二。也就是说,现在或许还在从事着动画的工作收入,就算有个万八千的,其实也就是20年前的水平。通货膨胀,房价都翻了二十倍了,收入还维持在20年前的水平的工作还是高收入吗?

最后,是历史发展规律。不同文化艺术社会地位随着传播平台发展而变化。 在电视没有出现以前,大众娱乐性美术的传播表现是漫画绘本连环画的天下,所谓的二次元,二维的时代,随着电视的出现,动画片的春天来临。二维到三维,默片到有声,黑白到彩色,黄金100年的动画盛世。而网络时代的推进,游戏唱了主角,网游到手游,平面美术,动态动画,都成了游戏画面的元素,网络世界的代码互动性大大提升了观赏娱乐的体验,而不久的将来可预见的是体感互动,虚拟现实,全息动态的时代。

可以说,历史的快车已经滚滚碾压了中国动画黄金发展周期。也许,中国动画才出襁褓,就面临着时代的抛弃。所以如果悲观角度来说,我们要面对的不是中国动画的问题,而是中国的动画市场日益边缘化的今天,未来也许只能作为功能元素作为一种表现形式而存在,当然,就如同国画,油画,一样。封存的历史会告诉我们,动画,曾经存在过多么风光的年代,它即便老去,也不会死亡。时间会让它更成为一种珍贵的艺术。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力的去做好它,如果我们爱它。
本站编辑:龍之谷
信息来源: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0条评论
 
 
服务热线
官方微信
意见反馈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