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新媒体冲击之前的漫画纸媒生态回顾

       “动漫”和“出版”两个关键词的界定在历史上存在误解,在数字时代、融合时代存在争论和分歧。一般认为,动漫是动画和漫画的合称,动漫出版包括动画、漫画的纸质出版和数字出版,具体包括纸质漫画图书(含动画抓帧图书)、纸质漫画期刊、纸质漫画报纸、动漫音像制品、动漫数据库出版物、网络漫画、网络动画和网络游戏等多种产品形态。本文将从漫画书刊出版工作者的视角,回顾新媒体冲击之前的漫画纸媒生态。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连环画作为漫画的主要表现形式,在数十年间几乎成为全民读本,单册发行量最高有数百万册。改革开放以来,受日、美漫画表现技法的影响,中国本土的新型漫画开始苏醒,先后经历了萌芽期、发展期、爆发期和全媒体融合发展期四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时代特色鲜明的代表。

 



       1993年8月20日,漫画半月刊《画书大王》创刊号面世,其办刊方针是“学习诸家之长,走自己的路”,以世界通行的新型漫画为借鉴,致力发展中国本土漫画。《画书大王》在刊发日本热销漫画的同时,也着力培养中国本土的漫画家,从第一期就开始连载一些老漫画家创作的试验性分格漫画,比如,《蟠桃会》《大鹏出世》《天剑》《姜子牙》等,之后一批青年漫画家,比如,颜开、陈翔、郑旭升、胡蓉、聂峻和姚非拉等,也以该刊为阵地崭露头角,并逐渐成长为中国本土漫画创作的中坚力量。《画书大王》仅出版了一年,期发行量就有数十万份,培育了中国最早一批漫画忠实读者,对本土漫画的发展影响深远。《画书大王》创刊后的20世纪90年代,可视为中国本土新型漫画的萌芽期,同期还诞生了一大批漫画刊物,比如,在“5155工程”政策影响下创刊的《北京卡通》《卡通先锋》《中国卡通》《漫画大王》《少年漫画》等。



 

       21世纪的最初几年可视为中国本土新型漫画的发展期,这个时期的代表是2002年正式创刊的《漫友》,其前身是1998年创刊的《时代动漫》月刊。这一时期的特点是本土原创漫画已成为杂志刊发作品的主流,漫画作者队伍逐渐庞大,画风日益精良,擅长构思故事的文字创作者开始接触漫画行业。比如,创刊于2003年的《漫友·Story100》就是美文与漫画完美结合的典范;运营者开始重视品牌价值和多元化开发,“漫友文化”围绕着“漫友”品牌推出了一系列书刊,并培育了影响力巨大的“金龙奖”活动品牌。这一阶段,漫画读者群体继续发展壮大,而很多漫画作者竟然是由上一阶段的读者成长起来的。

 



        2006年创刊的《知音漫客》杂志将中国本土新型漫画带入了爆发期。2009年10月,《知音漫客》改周刊,之后月发行量最高有700多万份。这一时期也是中国本土原创漫画出版的鼎盛期,相继出现了几种月发行量接近或超过100万份的期刊,如《知音漫客》《飒漫画》《神漫》《中国卡通》《漫画派对》等。这些期刊全部按《知音漫客》的书刊互动模式来运营,即以低定价的刊物为平台,主要靠漫画单行本图书出版来盈利,某些单行本有100万册以上的首印量,比如《知音漫客》推出的“偷星九月天”系列。

 



       这个时期还出现了日、美漫画从未有过的两个本土特征:一是几乎所有的漫画都是彩漫;二是网络文学与漫画深度结合,出现了《斗罗大陆》《斗破苍弯》等由网络文学改编的超级热销漫画。中国的漫画纸媒之所以会出现这个短暂的繁荣期,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经过前两个阶段的积累,漫画受众群体越来越大,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二是本土漫画作者日益成熟,并在创作上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三是以《知音漫客》为代表的出版机构开创了卓有成效的商业运作模式;四是网络漫画还没有对漫画纸媒形成致命冲击,这一时期有代表性的漫画网媒是有妖气漫画网,其从内容到运营上与传统漫画纸媒都是不同的。

   



       从2013年开始,一些漫画盗版网站开始对漫画纸媒形成第一波冲击,之后愈演愈烈。这些盗版漫画网站的运营模式是将服务器放在海外,直接将漫画纸媒的内容扫描上传,获取巨大流量,靠广告点击来盈利。盗版者侵权成本低,出版机构维权成本高,给漫画的版权保护带来挑战。




       2015年以后,网易、腾讯和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开设动漫频道,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等电信巨头建立了手机动漫基地,“快漫”“漫画岛”等一大批手机漫画APP兴起。这些网络平台一方面通过合作将纸媒上发表过的漫画搬到自己的网络平台上,另一方面斥巨资开发全新漫画。网络漫画出版平台利用海量、快捷和低价免费的优势,迅速将传统漫画纸媒培育20多年的漫画受众收入囊中。至此,新媒体对传统漫画纸媒带来冲击,中国本土漫画出版开始进入全媒体融合发展阶段。

 


 

本站编辑:管理员
信息来源:出版广角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0条评论
 
 
服务热线
官方微信
意见反馈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