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欧洲动画与美国动画到底不同在哪里?

我们在观看西方动画时,常常都会感觉欧洲动画与美国动画不一样,然而究竟哪里不一样呢?

是欧洲动画风格更加多样,更小众,更少有像美国那样的称霸票房的好莱坞级作品吗?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现象?


The Big Bad Fox(欧洲动画)


Zootopia

美国cartoon brew网站的动画学者Amid Amidi 为我们列出三个关键性区别,也许会对我们了解西方动画带来不一样的启发。

1.首先,欧洲动画在制作和宣传方面没有保密的传统

欧洲动画宣传上最令人惊讶的一点,是它的开放性。

欧洲的电影制作者会跟观众分享他们的作品的理念和想法,如今越来越多的动画制作者都会在制作完成之前,就在线发布他们的制作理念和预告片。


相反,美国的动画工作室会十分慎重地保护他们的作品,绝不会在电影完成之前就公开分享影片的概念。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现象是出于必然的。

因为在欧洲,大型娱乐集团很少像美国大型工作室那样,能够为整个电影生产系统提供资金。欧洲电影的预算常常来自多个不同国家的融资,因此,只有在投资方了解项目的情况下,才能更多获得投资的机会。毫不夸张地说,对于许多欧洲动画来说,融资的过程往往比电影的实际制作时间还要长。

有一些优秀的作者动画很大程度上印有导演和创作者独有的风格,例如Tomm Moor 的Wolf Walkers(《与狼同行》),Alberto Vázquez的Unicorn Wars, 还有Rémi Chayé的Calamity。


Unicorn Wars


Wolf Walkers


Calamity

当然了,一旦预告片公布,也就意味着其他工作室有可能模仿甚至抄袭他们作品中的元素。然而,这种模仿并不会构成太大的威胁,因为这类动画都带有太多导演强烈的个人风格,这些东西是无法模仿的。

2.欧洲动画的预算较低,因此能促进风格多样化

大部分欧洲动画的预算为3-15万欧元,这个数额对组成生产团队和传统生产线来说是足够了,但是却不足以承担风险。

相较之下,美国大型工作室的动画预算则是60到200万美元。在这种情况下,风险不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因此首要目标是赢得最高的票房,收回成本。

风格多样性意味着有可能产生很多特别的东西。

而将产品风格化则会导致动画作品的主观性更强,这对于聪明的美国动画生产商来说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他们更喜欢保险的,大众接受度最高的形式来制作自己的作品。

因此,这一点使得欧洲动画和美国动画从根源上产生区别。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欧洲风格化的动画就永远无法拥有市场,风格化的CG动画在欧洲和其他地方都获得成功,近几年也生产了不少优秀的作品,比如:Adama, Louise by the Shore,还有韩国的Seoul Station。


Adama


Louise by the Shore


Seoul Station

欧洲动画的风格多样化也意味着手绘动画的盛行,因此欧洲并不像美国那样主要只采用同一种制作技术。

以下几个动画片段,就是今年动画电影节上主要展出的欧洲动画短片的节选:


Unicorn Wars节选


The Nazis, My Father and Me节选

从导演对作品的把控权来说,欧洲动画导演的自主性更强,制片方往往允许导演决定动画制作的技术方式。

预算越少,就会产生更多实验性的作品,例如:Anca Damian 导演的 The Fantastic Voyage of Marona。


The Fantastic Voyage of Marona 节选

她的作品混合了所有形式的技术,包括二维数字动画、手绘、拼贴和CG技术,来讲述小狗回忆它不同的主人的故事。




3.欧洲动画更多地以现实生活作为灵感来源

在欧洲,基于现实生活的动画片,数量是很惊人的。

Aurelien Froment 的Josep是一部纯手绘动画,它基于在西班牙内战期间的一位艺术家约瑟夫的难民生活。


Josep

Johan Poher Rasmussen的Flee,是一部手绘动画纪录片,记录丹麦的阿富汗移民的生活。


Flee

以及基于2008年的哥伦比亚武装革命事件的The Red Jungle(《红色丛林》)。


The Red Jungle(《红色丛林》)

我们熟知的《海洋之歌》,还有正在制作的《与狼同行》,全都来源于现实生活或民间传说。


《海洋之歌》


《与狼同行》

当然了,这些作品都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大量的基于历史人物或事件的动画作品。

这种根植于历史事实的动画,在动画生产商那里有没有商业上成功的案例呢?

《与巴什尔跳华尔兹》和《我在伊朗长大》就是。

这两部动画都是推动这一趋势的成功案例:这两部动画都在戛纳电影节被放映,也都在奥斯卡被提名,并且总体来说这两部动画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好。


《与巴什尔跳华尔兹》


《我在伊朗长大》

这两部动画作品都是十年前就发行了,但直到现在才有制片人说服投资商和发行商,证明这类动画是能够符合了当下的观众和市场的。

展出作品的多样性表明了,风格化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市场和地位,也许这会成为动画未来发展的一种趋势。

现在欧洲制作人正在以这种新形式的作品扩大他们的受众,大家都很期待动画能在这个方向上有更多更远的发展,突破之前的禁锢和壁垒。这样,大家才能看到更多像《海洋之歌》这类好作品出现在影院的荧幕上。

你觉得呢?

本站编辑:微米
信息来源:动画学术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
官方微信
意见反馈
我要投稿